性格注定阿隆索挑战“终极困难魔术” 坚持快乐赛车

相信宿命论的人认为这就是阿隆索的命运,他的性格和做决定的模式,注定了他总是挑战“终极困难模式”。例如,如果2007年他与迈凯伦、汉密尔顿关系处得更好;如果2008年他没有回到雷诺——等着2010年去到法拉利,而是接受了红牛的邀约;如果2014年底他没有离开法拉利,坚持到跃马竞争力恢复的2017和2018赛季。那么现在,他可能已经“五冠王”在手。

“如果你在人生的某个时刻做某些事,是因为你觉得那是对的,得益于那些决定,你得到了其他机会,”对于自己的历史,阿隆索从不后悔。“哪怕我在另一支车队效力得久一点,我不觉得我有机会争冠,因为这项运动被某支车队统治着,而我没有机会加盟他们。我从来没与梅赛德斯谈过,所以驾驶红车、橙车、蓝车拿到第二名,没有什么区别,无论如何都是第二名。至少那些决定使我能追求和实现许多梦想,就像赢得勒芒24小时,或者挑战Indy500。我对现在我的处境感到高兴。”

除了勒芒和印第安纳波利斯之外,阿隆索还尝试过了达喀尔拉力赛。虽然他的“三皇冠赛事冠军”

目标还差一个Indy500胜利,但显然他现在对那条椭圆环赛道的兴趣没有过去强烈。一部分原因是IndyCar赛车规则修改后,让跟车和超车没有过去那么容易。还有一部分,而且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现在他没有离开F1的念头。

不过,年轻的皮亚斯特雷已经对F1席位虎视眈眈。而Alpine在周冠宇加盟了阿尔法罗密欧之后,难以承受连续两年不能把自己的学院车手扶上位的尴尬——那势必将让他们的年轻车手培养项目的吸引力大打折扣。

近期有传闻,皮亚斯特雷可能在银石取代拉蒂菲在威廉姆斯的位子。果真这样的话,倒是能给Alpine高层们省了精力。让人玩味的是,在加拿大时,领队萨弗诺尔信誓旦旦地说澳大利亚年轻车手2023年必将参加F1。

不管如何,阿隆索明确表达了他对个人未来的态度。“动力仍然是争取胜利,缩小与前几名的差距,即使我们知道那有多么困难。我们知道有几件事情是我们可以做的。在新规则的第一年,你从其他赛车和其他理念中学习了很多,所以在赛车性能方面有很多捷径,你可以很容易地找到。”

明年或未来两年,我很想继续比赛,因为我现在觉得自己处于最佳状态。在我仍然感觉自己能发挥出100%能力时,坐在家里的客厅看F1是不对的。当我觉得情况有变时,我将第一个叫停,因为F1的要求非常高;你必须牺牲生活中的很多东西来继续比赛。但目前,仍然值得这么做。”

一个月之后,阿隆索就要年满41岁,但正像他自己说的——以及莱库宁证明了——“年龄在赛车运动中不是问题”。其他运动的情况有所不同。你必须依靠你的身体状况等等,但在赛车运动中,我宁愿得到一个新鼻翼或尾翼,也不愿意比现在少三年经验。这肯定会给我带来更多的性能。离开这项运动的两年时间,足以彻底清理我的思想,调理我的身体,同时快乐地训练和备战比赛。我和25或30岁时的我一样状态良好。

虽然Alpine目前肯定无法承诺未来两年他们的赛车会有很大进步,但阿隆索被问及是否想在2023年及以后继续在F1比赛,他回答说:“是的,我想。”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Drop Your Comment